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izhengli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王文举近作 小说 叶步云  

2016-05-08 20:21:37|  分类: 鲁直(王文举)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叶步云

话说光绪末年,从天津来泰安一对中年夫妻带一半大小伙计,说是得了狗不理的真传,要在泰安卖狗不理包子,扎根创一番事业。初来乍到,就在遥参亭旁支锅,临时布棚搭起,棚内摆几张小桌条凳,倒也干净爽利。开张没多久,即声誉鹊起,顾客盈门。

这天,棚外来一客人,戴青缎瓜皮小帽,着一袭青布长衫,脑后辫子油亮,垂于背脊,一手托画眉笼子,一手涮两个油亮核桃“哗哗”作响。客人缓缓迈八字步绕棚一周,嘴上胡须就微微翘了翘,然后踱进棚内。小伙计见了,早过来接了画眉笼子挂棚外高处。客人拣敞亮桌前坐了,小伙计立即过来抹桌子,边冲茶水边问客人,是只吃包子,还是要酒要菜。客人说只吃包子。小伙计一声“好唻!”客人面前很快就摆上一精致小碟,内有山西陈醋和几瓣腊八蒜。只一会功夫,小伙计端来两屉蒸包。

打开一屉,里面是八个热腾腾雪团也似包子,大小如小扣碗儿,端的一圈十八褶,像九月白菊花般漂亮耀眼。客人大概饥肠辘辘,顾不得斯文,张开大嘴就要吞。小伙计在旁赶紧提示:客官,小心烫着,请慢慢用。客人脸一红,只好连吹几口,小心咬了一口,立时满嘴流油,鲜香无比,不由得就喊了一声“好!”

客人十六个包子全吞肚里,吃得热汗微润,浑身舒坦。小伙计递上汗巾,客人擦脸擦手。小伙计还要倒茶,客人已起身,说:今儿个没带钱,记账上。小伙计说:不用,客官初次光顾,老板请了。客人微微一笑,说:谢了。然后接了画眉笼子,踱出棚外。

第二天客人来,又是两屉包子下肚,起身离座,小伙计近前一步:“大爷,请结账……”客人一怔:“结账?哦,大爷我今天没带银子,记账上吧。”小伙计躬身赔笑:“区区两屉包子,不值得记账。请下次带银子一并结吧。”然后做一个恭送的姿势:“大爷您慢走。”客人瞧一眼小伙计,说声“也好。”昂然离去。

望着客人远去,卖包子的夫妇问其他客人,此何许人也?有人说:“你们不知道这是叶步云叶大爷?”夫妇俩摇头。有人告诉:“幸亏你们没有得罪他,他是我们泰城有名的讼棍,谁得罪他,不定何时就会摊上官司呢。”夫妇俩长出一口气,说:“多谢诸位提醒。初来乍到,还望各位提携!”众人都说这是自然。以后夫妇俩又听得,叶步云是旗人,祖上早年曾有战功,放任泰安正六品营千总。可后来就一代不如一代,到叶步云这代就只会提笼玩鸟,家道败落得只撑一个空壳儿,常常断顿儿。但叶步云有点歪才,和官府沆瀣一气,包揽讼事,敲了原告敲被告,人们不齿,却又怕他,只能敬而远之。

当叶步云再次踱到包子棚时,卖包子的夫妇俩齐齐来到叶步云跟前施礼道:“上几次大爷光临小铺,小的眼拙,没有给大爷请安。上次小孩子家不懂礼数,有得罪处,还望大爷海涵,小的给您赔礼了。”叶步云微微一笑说:“罢了,罢了。爷在这里吃包子,账还是要记的,甚时爷的银子得空,一并结了就是。”夫妇两赶紧说:“爷来小铺,就是照顾小的,是小的的福分,说什么结账?甚时爷高兴,赏小的几钱银子,便是对小铺的莫大关照。爷尽管来,小的还要仰仗爷发财哩!”叶步云高兴,说:好说,好说。

从此叶步云几乎天天到包子铺吃包子,完事儿嘴一抹走人。如是几个月过去,就到了年底,包子铺要总结账,无奈外欠甚多,积攒不多,难以回家孝敬父母。而年关恰是讨账的时机,夫妇俩商议催讨一下,准备回家过年。

这天客满,夫妇俩逐一在欠账客人面前好言相讨:“小铺本小利薄,可否把账结一结?”客人有的当场结账,也有的推诿隔天一定多带银子,一并结账。此时叶步云亦在铺内吃包子,到了叶步云跟前,深施一礼,谄笑曰:“爷,蒙承爷关照,小铺自开张以来还算混得下去,现年关到了,您老若手头宽裕,可否赏赐小的几钱银子?”叶步云冷笑道:“是该结账了。爷有的是银子,待会送过来,等得么?”夫妇俩立马笑道:“等得,等得,不急,不急,爷甚时送来都成!”这次叶步云没把包子吃完就离开了包子铺。

大约过了两个时辰,突然一班衙役大呼小叫,气汹汹赶来,不由分说,包子铺的布棚就给扯下来撕烂,正在吃包子的客人纷纷逃离,包子铺的夫妇俩和小伙计都惊得目瞪口呆,脸像蜡渣也似没了血色。衙役们余怒未消,桌子掀翻,火炉捣毁,笼屉一个个踩烂,然后推推搡搡将卖包子的夫妇俩和小伙计带往县衙。

原来,叶步云原本想夫妇俩回饶过自己的座位,没想到夫妇俩竟真的在广众大庭之下向自己讨要包子钱!叶步云那个气喲!出了包子铺,顺通天街往南向右一拐,就进了县衙,拿起鼓槌就“咚咚咚”敲起了升堂鼓。县太爷及三班衙役闻得鼓声,急急升堂,急传击鼓人上堂问话。叶步云来到大堂跪地高呼:“大老爷,大事不好,咱们遥参亭门前的铁狮子没了一个!”县太爷大惊:“有这等事?”“县太爷不信,可派人查看!”

县太爷发签,三班衙役虎啸狼嚎,急赶遥参亭前,竟发现是包子铺的铺棚遮蔽住了半个铁狮子,所以就有了众衙役怒砸包子铺。开包子铺的夫妇被带到衙内,不问青红皂白,男的被按倒“乒乒啪啪”就是二十板子;女的也被拶子拶了一通,三人嚎哭不迭。拷掠完毕,县太爷还要判罚白银二十两。然后轰出大堂,逐出泰安地界。

夫妇俩和小伙计相互搀扶离开县衙,可就是想不明白这飞来横祸是怎么飞来的?

实际上叶步云早就看到那铺棚遮挡住了那铁狮子,他白吃你包子,你不向他讨要包子钱还倒罢了;若一讨要,这半遮掩的铁狮子就足以让你招灾破财!

叶步云就在这儿等着你呐!(2100字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