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izhengli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胡椒:美国的最后一课  

2016-07-10 15:47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胡椒:美国的最后一课

发表于 2016 07 07 沉尽

同学们,过好你们的暑假,这有可能是你们的最后一课啦!下学年学校开不开还很难说呢。你们安心在家等消息吧!

老师眼镜后面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动。学生们哄地一声,兴高采烈地夺门而出。楼外,初夏的阳光正灿烂。

这不是哪个文学作品里虚构的场景。当然,也不是现实中确确实实发生过的事情。不过,这一切却是完完全全地可能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情。

不是敌人打到家门口了,而是法院判学校不合法,勒令关门。

法院判公立学校不合法,限其六月底之前改正,否则下学年关门大吉。

这是一个听上去挺奇葩的案子。但是背后错综复杂的各方利益集团的角力,细细道来,倒也颇为耐人寻味。

法院是我们州(堪萨斯)的最高法院,这个案子是从低级法院一路上诉上来的,最高法院维持了下级法院的原判。学校是我们全州的所有(不包括州立大专院校)的公立学校。涉及50万名学生。违反的法是州的宪法。

原告是一群家长。被告其实不是学校或学校所属的学区,而是州政府的立法行政当局。原委是州里对学校的财政拨款不公平,承诺的资金不到位,前者违反了宪法的公平原则,后者表明州政府没有履行对公立学校应尽的义务。公立学校,顾名思义就是由公共经费支撑的学校。公共的主体主要就是州政府。

用咱们老百姓的通俗话说,就是经济不好,政府缺钱,给学校的拨款要变动。一伙家长不干了,把政府给告了。法官大人认为有理没钱的平头百姓是对的,把衙门的县太爷给判了。最后这一句,估计中国的老百姓听了肯定是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,越听越糊涂。县太爷不就是法官吗,起码他们都该穿同一条裤子才是呀?

法院倒不是直接让学校关门,而是要求政府增加经费,改变经费发放方式,否则,学校不可以违宪开门。法院划定的日期是这个月底。州长召集立法的参众两院本星期举行特别会议,讨论怎么办。

本州的父母官州长是右翼的共和党山姆布朗巴克。山姆大叔2011年上任以来推行的是小政府大民生的执政理念。他最大的业绩是推行了州里史无前例的减税法案,其中主要内容中就有将最高个人税率降低25%。还有,本州的小业主和自营业者从2013年以来就不用纳税了。

山姆大叔的本意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一来吸引周围的富人到这里来,二来他们会创造就业机会,经济刺激上去了,大家都得利。结果事与愿违,下蛋的鸡没招来几只,几年下来,州里就穷得没米下锅了。当然,小政府就是少福利,砍政府机构就是了。无奈,州财政这个蛋糕,最大的一块是教育(占30%的州预算,是各州中比例第三高的)。

砍教育,尤其是公立教育的支出,未尝不是某些立法者的初衷。钱不够了,最先减少的是美术,音乐,甚至体育的花销。参与过孩子家长会的家长都知道,家长会的主要功能是凑款筹款。弄到的钱多花销在音体美的课外活动上。比如一些音乐比赛,是额外的活动,而且不是每个孩子都参加,所以经费不在学校的预算里。热心于这些活动的家长,责无旁贷地要担负起弄钱的职责了。

比较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,有人建议缩减科学教育。不是针对数理化,而是生物,首当其冲的是进化论。信上帝的一派认为猴子变人是伪科学,不要也罢,知识越多越反动。性教育更是政府管得宽。这方面都有过对簿公堂的案底。

去年暑假期间,邻州的一个学区在高速公路边上立个大牌子,堪萨斯的优秀园丁们,你们州快要发不出工资了,欢迎你们倒戈到我们州来!呼啦啦,招去大几百人。

上个月,临到放暑假了,本地的老师们风闻假期中学区有可能无米下锅,发不出他们的工资,纷纷要提前提取。学区的教育局长只好拍胸脯保证面包会有的,放心休假去吧。

州里的财政近年来入不敷出,窟窿越来越大。现金储备也快用光了。

教育这块,左砍右减,还是捉襟见肘,僧多粥少,就只好在怎么分配这块蛋糕上打主意了。山姆州长召集手下高参,修改了原有的拨款公式。议会的委员会也通过了,准备下学年实施。可是一伙家长不干了,于是有了这场官司。

我们的州长山姆可不是法盲。他律师出身,当过联邦议员。说他知法犯法也是言过其实。法律就是用来调解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冲突的。根据我们的一位老议员说,本州过去50年,就有30年一直在审理和公立教育拨款有关的案子。

其实,下级法院判决出来后,州府已经有了一些妥协的动作。从路桥基建基金,老弱病残的福利里挤出来一些经费。无奈,最高法院认为没有达到要求。这就看出三权分立制度下司法系统的独立和厉害了。在这个制度下,青天大老爷和父母官是互相制约的。

当然,立法行政分支也不完全是吃素的。保守派议员有的反击说,法院打的是政治牌。在这大选之年,法院想以此影响选民。这样做,有悖司法中立的原则。有的主张立法修改宪法,不给法院关闭学校的权力。或者干脆不理法院的裁决,主张州财政拨款属于行政事务范畴,法院无权置喙。

还有的,要夹带些其它条文一起审议,比如把变性人该上什么厕所也提出来了。网上搞笑的就说,堪萨斯为了避免搞不清楚男女厕所怎么划分,干脆学校关门吧。

比较认真的,反映茶党等极右理念的主张认为,应该多向私立学校拨款,或多补贴给在家上学的。不要联邦政府的核心教育大纲,我们教什么,怎么教,用不着全国一盘棋地统一管理着。婆婆少了,条条框框少了,教育的成本就不会象脱缰的野马,年年上涨了。

在这出大戏的最后一幕就要开场之前,还可以看到美国政体的另一个和中国不同的地方。州里打得不可开交的案子,并不会必然上京告御状地捅到中央去,用不着由更高一级的联邦机构来裁决。州是个五脏俱全的实体,所以有自己的宪法和最高法院。联邦最高法院审理的是带有普遍意义的案子,比如男女厕所怎么分什么的。州里的问题州自己解决。

最后,话再说回来,美国又是发扬光大了英法判例法体系的国家。一个州判决的案子,对以后面临类似问题的其它州,具有很高的参考意义。所以,在总统大选之年,本地小剧场,也有好看的大戏上演呢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